后刘翔时代,迈出坚实一步

2012年伦敦奥运会之后,担任中国田径多年领军人物的刘翔逐渐淡出赛场。后刘翔时代的中国田径还能否在世界舞台上找到自己的位置,成为当时很多人担忧的问题。里约奥运会之后,这种担忧可以彻底结束了。中国田径在这届奥运会上大放异彩,全面开花,已经完全走出了所谓后刘翔时代的阴影,并正在开创着一个属于所有田径人的新时代。

时间退回到七年前,万众瞩目的北京奥运会隆重举行,但是在国家体育场“鸟巢”,主场作战的中国田径队仅以两枚铜牌抱憾而归,没能让国歌在这个赛场奏响。七年后这个遗憾在北京田径世锦赛上得以弥补。8月28日,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响彻“鸟巢”,国人梦想变为现实。

走跑跳投全线突破

这要感谢女子20公里竞走的刘虹,世锦赛之前她被认为是中国军团中最有把握拿下金牌的选手,结果这位江西姑娘不负众望。同时她的队友吕秀芝紧随其后获得银牌。这表明,作为中国的传统优势项目,女子20公里竞走的整体实力依然强大。而在另外两个竞走项目——男子20公里竞走和男子50公里竞走的角逐中,中国队员还拿到了一枚银牌,另有3人进入前八名。

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杜兆才向记者介绍说,截至最后一个项目男子马拉松进行之前,中国田径队在里约奥运会上已经拿到2金2银2铜共6枚奖牌,创造了征战奥运会历史的最佳战绩。此外,中国队员还在女子铅球、男子三级跳远、男子4100米接力上拿到3个第四名,在男子跳远、女子铁饼、女子20公里竞走、男子50公里竞走上拿到4个第五名,在男子撑竿跳上拿到1个第六名,在女子铁饼、女子标枪上还拿到了2个第七名和1个第八名。这个奥运周期,我们确定了以点带面的战略,用具有冲击奥运奖牌实力的重点项目带动项群的整体发展。杜兆才说,中国队在里约奥运会的两枚金牌集中在竞走项目上,说明作为传统优势项目的竞走依然保持了强劲的竞争力,作为世界纪录保持者和北京世锦赛冠军的刘虹在女子20公里竞走决赛中如愿加冕,成就全满贯。22岁的吕秀芝和切阳什姐分别获得第三名和第五名,展现了中国队在该项目上的集团优势。杨家玉、马振霞等更年轻的小将们也表现出了极大的潜质,有望在新的奥运周期接班。男子20公里竞走项目上,王镇和蔡泽林包揽金银牌,没有给对手任何机会。在卫冕冠军陈定因伤无法发挥实力的情况下,这两位队友承担起了捍卫荣誉的重任。 除了竞走之外,中国田径在国际影响力强、社会关注度高的跑、跳、投等项目上实现了全面突破。30岁的张文秀在女子铅球决赛中投出76.75米的赛季最好成绩获得银牌,这是她在奥运会上的最佳战绩,在波兰选手沃达尔奇克的疯狂统治下,张文秀的这枚银牌已经非常可贵了。女子铁饼项目上,中国队也突破历史,三名队员苏欣悦、陈扬、冯彬全部进入前八。中国的男子三级跳在奥运历史上还没有获得过奖牌,但董斌刷新了历史。他在决赛第一跳就跳出了17.58米的个人最好成绩,由于在第二跳意外受伤,他没有获得进一步突破自己的机会,但这已经足以保证他登上领奖台。队友曹硕紧随其后,获得第四名。此外,小将徐晓龙也闯进了决赛,三名中国运动员同时进入奥运会男子三级跳决赛,也创造了历史。男子撑竿跳的薛长锐在决赛受到天气影响的情况下,跳出5.65米的成绩,获得第六名,这也是中国队员在奥运会该项目上获得的最好成绩。薛长锐之前的最好成绩是5.81米,可以预见,他在今后的比赛中还有继续提升的空间。去年在北京世锦赛上大放光芒的男子跳远本次奥运会依然有不错的表现,王嘉男和黄常洲两位队员进入决赛,最终王嘉男以8.17米的成绩获得第五,同样创造了中国在该项目上的奥运最好成绩。 男子4100米接力也是中国田径在本届奥运会上的亮点。去年莫有雪、谢震业、苏炳添和张培萌组成的中国队在北京世锦赛上先是打破亚洲纪录,之后又在决赛中历史性地摘得银牌。里约赛场上,尽管第一棒换成了没有大赛经验的汤星强,但中国队还是在预赛和决赛中均刷新了自己的最好成绩,并且拿到第四名,创造奥运历史最佳战绩。 短跨跳的全面进步让中国田径的发展布局更加均衡,我们不再只有刘翔一个人独领风骚,而是一批项目一批人都具备了世界水平。杜兆才表示。

女子投掷也是中国田径的传统优势项目,在这次世锦赛上,中国女将在总共四个女子投掷项目上都有着出色的发挥。女子链球比赛,第八次参加世锦赛的张文秀将之前的三枚世锦赛铜牌变成了一枚银牌,队友王铮获得第五。女子铅球比赛,巩立姣同样实现个人突破,获得银牌,小将高阳名列第五。最大的惊喜来自女子标枪,吕会会以创亚洲纪录的成绩拿到一枚宝贵的银牌,李玲蔚也获得第五名。女子铁饼虽然没有获得奖牌,但初出茅庐的苏欣悦的第八名也值得表扬。

突破是如何实现的

也就是说,在中国队本届世锦赛所获得的1金7银1铜中,传统优势项目竞走和女子投掷加起来占据了1金5银,在总共18个前八名中占据了13个,为中国军团最终创造奖牌榜和总积分历史新高作出了巨大贡献。

中国田径能够在里约奥运会实现历史突破,是中国田径协会长期努力和大胆探索的结果。伦敦奥运会之后,为了保持原有优势,并提升短跨跳的实力,田管中心将原有的两个训练部进行拆分,分别成立了投掷项目部、耐力项目部和短跨跳项目部。划小核算单位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做到专业化和精细化管理,同时更好地为运动员的训练提供后勤保障。 2013年,田管中心进一步加强顶层设计,制定了1516突破行动计划,15和16自然指的是2015年的北京田径世锦赛和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该计划进一步理清了中国田径的发展方向和思路,为各项目整体水平的提升提供了宏观指导。另外,田径项目既多且杂,这就要求在发展过程中必须分清重点和次重点,根据规划,将短跨跳将作为重点项目进行扶持。这个计划的目标就是让竞走和女子投掷的人才梯队更有厚度,短跨跳要有所作为,争取更多的项目进入决赛。杜兆才介绍说。 坚持国际化原则,是中国田径在这个奥运会周期中的一个显著特点,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请进来、走出去原则。 在这个原则的指导下,田管中心先是聘请了一批具备国际先进理念和丰富执教经验的外籍教练。比如,男子跳远著名外教兰德尔亨廷顿曾经指导过创造8.95米世界纪录的迈克鲍威尔;撑竿跳外教达米恩伊洛桑斯曾经是法国名将拉维勒涅的教练;竞走外教组的桑德罗达米拉诺有竞走教父之称,培养出过多位奥运会和世锦赛冠军;标枪外教霍恩在运动员时代曾经投出过惊人的104.8米的世界纪录,至今无人打破。这些高水平的外教来到中国之后,并非一味地为中国队员灌输他们的训练理念和方式,而是结合中国运动员的实际特点制定训练计划。如女子铅球的巩立姣一直以来在滑步上都有问题,外教克拉克就针对这一点想了很多独特的训练技巧很好地解决了队员的弱点。必须提到的一点是,大部分外教的确帮助中国队员提高了成绩,但中国优秀本土教练无私地将已经有一定基础的队员送到外教手下,才有了队员们的进步。此外,本土教练和外教也经常进行互动,执教刚刚在里约奥运会上夺得男子三级跳远铜牌的董斌多年的胡树森教练就结合了一些兰德尔的训练方式,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聘请外教的目的不单纯是为了提高成绩,他们也可以扮演桥梁的作用,为我们和世界的交流提供平台。杜兆才说。 走出去是指田管中心近年来多次将运动员送到国外进行训练,并且为他们创造了更多的国际比赛参赛机会。去年冬训期间,短跑组的苏炳添、谢震业等人就去到了全球知名的美国IMG学院进行训练。张国伟所在的跳远组也同样在美国洛杉矶训练了四个月的时间。竞走组和标枪组则去了意大利和澳大利亚。国外清净优越的训练环境对于提高队员们的训练质量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谢震业正是在美国冬训之后,个人100米的表现有了非常大的进步。中国运动员在国外参加的高水平赛事也越来越多,有了更多和世界一流运动员面对面较量的机会,不仅有助于他们提高成绩,更可以增强他们的自信心。苏炳添和董斌均表示,和国外高水平选手比赛多了,没有之前对他们的恐惧感了,到了大赛上就能更好地发挥出自己的水平。参加国际比赛机会多了,队员们也变得更加开放,展现了作为年轻一代的朝气和风采。 当然,好成绩的取得离不开运动员自身的努力。苏炳添、张国伟、刘虹等人都是中国田径队刻苦训练的典型代表,张国伟除了跳高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爱好,他经常跟记者说的一句话就是,一个运动员的黄金时代不长,把握不住的话遗憾终生。刘虹能够在近30岁时仍保持着足够的训练热情和强度,是她能够打破世界纪录的关键因素。这种精神也能在队员之间相互传递,比如苏炳添在跑出9.99秒的成绩之后,其他很多项目组的教练、运动员都坚定了自己也能取得突破的信心。 值得一提的是,田管中心为里约奥运会所做的出色的后勤保障工作也是运动员们取得佳绩的重要原因。赛前,田管中心在里约北部一百多公里的一所学校设立了训练营,运动员们在7月下旬分批赶到训练营,既适应了时差,又保持了良好的训练状态,因此大部分队员在奥运会赛场上都发挥出了高水平。

当然,在保持传统优势项目稳中有进的同时,中国田径协会近年也在其他项目上积极寻求突破,终于在北京世锦赛上见到了成效。其中在短跨跳项目上的表现尤为突出。在男子百米赛场上,苏炳添继5月尤金之后再次跑出9.99秒,并代表中国运动员乃至亚洲人首次站在了世锦赛男子百米决赛赛场上,在国内外引起了巨大轰动。随后在男子4×100米接力比赛中,中国队先是以37.92秒的成绩刷新亚洲纪录,随后又在决赛中神勇地获得一枚银牌,创造亚洲国家的最好成绩,堪称本届世锦赛的最大“冷门”。男子跳远赛场上,三位参赛的中国运动员全部进入前八,最终由小将王嘉男获得一枚铜牌,这也是中国男子跳远在世锦赛和奥运会上的历史最佳战绩。张国伟则在男子跳高的舞台上摘得银牌,超越了前辈朱建华在1983年第一届田径世锦赛上的铜牌。

未来仍有新挑战

另外,我们也不应该忽视,很多项目的决赛场上尽管没有中国运动员的身影,却同样展现出了进步,韦永丽在女子100米预赛和复赛中连续刷新个人最好成绩,男子400米栏的程文在预赛中跑出49.56秒的个人最好成绩,首次代表中国闯进该项目的半决赛。以“外卡”身份出战的梁小静也在女子200米预赛中跑出个人最好成绩。他们的表现也昭示着中国田径的整体进步。

里约奥运会上创造了好成绩,并不代表中国田径可以高枕无忧。实际上,面向四年后的东京奥运会甚至更长远的未来,中国田径还面临着诸多挑战。 女子铅球和男子跳高两个重点项目在里约赛场上表现不佳,女子铅球的巩立姣这两年在外教克拉克的指导下进步很快,今年已经将个人最好成绩提高到了20.43米。她本来被寄予厚望可以在奥运会上冲击奖牌甚至金牌,但决赛中她却一直找不到状态,最终只投出19.39米的成绩,名列第四。张国伟目前是中国男子跳高的领军人物,2015年实现爆发创造了2.38米的个人最好成绩,距离全国室外纪录只有1厘米的差距。在北京田径世锦赛上,他获得一枚宝贵的银牌。但是到了里约奥运会上,他在资格赛中只跳过了2.22米,三次挑战2.26米失败,最终无缘决赛。尽管张国伟和巩立姣的失利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总体来说,中国田径在这两个重点项上的人才厚度还是不够,两人的队友目前都不具备冲击奖牌的实力。 还有男子跳远赛场上的高兴龙,他是今年中国男子跳远成绩最好的运动员,赛前曾连续夺得上海钻石联赛和北京世界田径挑战赛的冠军。正当大家期待他和队友再次并肩作战,并创造佳绩的时候,他却在资格赛中三跳犯规,提前告别奥运会。 中国的男子4100米接力虽然没有站上领奖台,但却在预赛和决赛中连续刷新自己的最好成绩,并最终获得第四名。接下来,这个项目要研究如何保持和继续提高水平。因为不止牙买加、美国、加拿大、英国等欧美国家保持着较强的实力,就连亚洲对手日本也迅速崛起。里约奥运会上,日本队连续在预赛和决赛刷新亚洲纪录,最好成绩定格在37.60秒。相比年轻的日本队,中国队的第三棒苏炳添和最后一棒张培萌两位主力到四年后是否能参加奥运会仍是未知数,即便能,他们的竞技状态也不敢保证。因此,张培萌和苏炳添都直言,中国男子4100米接力队的未来不能光靠他们,还要吸收更多有实力有潜质的年轻人补充进来。否则的话,他们下个奥运周期的困难会非常大。

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杜兆才表示,中国队在本次世锦赛上的成绩远超预期。成绩的取得与顶层战略的设计密不可分,5年前北京申办田径世锦赛成功之后,田管中心就提出了“1516突破行动计划”,里约奥运会备战周期伊始更是勾勒出了“大田径”的战略蓝图。这其中,对管理机制的调整、对“走出去请进来”训练方式的坚持、对后备人才培养力度的加强、对竞赛体系的改革等具体措施都有效提升了中国田径的整体实力,再加上运动员、教练员以及科研医疗人员的共同努力,终于造就了一届接近完美的世锦赛。

但是,中国田径还应该清醒地意识到,无论是世锦赛上保持坚挺的优势项目,还是取得突破的短跨跳项目,依然面临着来自世界诸强的强力竞争。要想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再次创造惊喜,中国田径人还要一切从零开始,踏踏实实地做好未来一年的备战工作。

本文由js金沙所有登入网址发布于世界杯,转载请注明出处:后刘翔时代,迈出坚实一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